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巍澜】【巍澜衍生樊伟X章远】微不足道的小事是我还爱着你

*B站逆桑的视频脑洞,要过授权了,不催在侵删这么一说
*本来早该写出来了,结果嗑cp嗑到迷幻
*沙雕作者沙雕文见谅见谅
*最后,你们快去看这个视频!!!!

00
  “樊伟,有人让我捎句话给你。他要出国了。”
樊伟一个人站在候机大厅里有些迷茫,不同长相,不同目的地的人从他身旁路过,但这里没有一个她要找的人,也没有那样一个人为他停留。他就像一根在海上漂浮的水草,心里没根,脚下没底。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
  “章远,接电话啊。”
  “前往洛杉矶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CA887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携带好自己的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由8号登机口登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
没由来的樊伟有一种预感,这就是他要做的航班,抬腿要走,却因为站的太久,双腿发麻险些摔倒在地。樊伟揉了揉有些麻木的脸,想给他一个微笑,想要好好说说把他留下来。可是…他不想见我怎么办?他真的不打算在接纳我了怎么办?
他穿着件卡其色的风衣,简简单单的背了一个帆布包,背对着樊伟站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明明有着183的个头,明明应该那么显眼,却孤寂的站在人群之外。
       双脚没了力气,像是被什么粘住抬不起来,他明明就在眼前,樊伟却没了勇气。
只要章远回头,只要他回头我就有信心留下他,只要他回头!
      最后樊伟还是看着章远坐上飞往远方的飞机,看着自动门在他眼前缓缓关闭,隔绝了两人的世界。
      樊伟,你个懦夫!
      是我,对不起他。
01.
       卡达的开锁声给昏暗的房间添了一丝人味,章远进了门打开灯弯腰给身后的张葳蕤拿了双拖鞋。
       “这几天太忙没怎么收拾,有点乱。”
       “嘻嘻怎么会。”张葳蕤带着好奇往屋里张望,“咱俩认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来你家,我能随便看看吗?”
        “看吧,我这有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张葳蕤害羞的笑了笑,这可是她喜欢的人的家啊,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橙汁可以吗?”
        “好啊,辛苦你了。哎!章远你这怎么还有两个时钟啊,还挺有意思的,另一个时间是哪的啊?”
从厨房出来的章远闻言愣了愣,随即恢复常态,将手中的水和橙汁放到桌子上哐的一声。
        “我让你来干嘛的?今天不把这个方案赶出来,明天还想不想活了?”
        “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小声逼逼
        “啥?”
       “没,工作使我快乐,我们快开始吧!”

         送走了张葳蕤,章远疲倦的窝进沙发里,不知不觉又想起了远在大洋彼岸的那个人。
已经三年没见了啊。
樊伟。
         微信提示音吵醒了迷迷糊糊的章远,烦躁的将脑袋埋进抱枕里。MD半夜十二点,让老子知道是那个SB,没什么重要的事我绝对饶不了他!
黑暗里,手机屏幕的光映的章远脸色惨白,来信人让他大脑发蒙,章远情不自禁舔了舔发干的嘴角,不敢置信。
         添加新的好友 樊伟
         我在你家楼下
         以上为打招呼消息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章远也不管是磕到了桌子角还是撞倒了衣帽架,随便套了个外套就冲了出去,满脑子只剩一个想法,樊伟回来了。

02.
        看到那个坐在花园水池边熟悉的身影时,章远慌乱的心情奇迹的平静了下来。他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好看。意识到自己想法的章远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你个颜狗!
          那人早就看见他了,笑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过来坐。”
         章远不自觉的搓着衣角,红着脸一步一步的挪了过  去,“你,什么时候来的?”
    “一个小时吧。”
        章远惊讶的眨眼,“这么冷的天你在楼下待了一个 小时?!你为什么不到了就找我呢?你也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
        “没。”樊伟轻笑“大夏天的能有多冷?”
章远不好意思的挠挠脸,“也是,那个,你上去坐坐吗?”
        “好啊~”那人笑的甜如蜜糖,看的章远呆愣当场。
          Md,老子私藏的棒棒糖都没这么甜吧?
看着樊伟脸上不自然的红晕。
      “等等!你喝酒了?”
       “嗯。”樊伟很是乖巧的回答“本来不想去的,但是实在不能推脱。那帮家伙太粘人了。”
章远懊恼的捂脸,你怎么就被樊伟微红的眼角和笑容勾的只顾犯花痴了呢?
       “ 来吧,醉汉。看在相识多年的份上我收留你一晚。”章远起身将身边的架了起来。
        “好啊~那就麻烦,阿远啦~”
          靠!也不知道是不是身边这人故意的,带着酒香的热风拂过耳畔,染红了章远的耳尖。兴奋章远差点流鼻血。偏偏那人还不知好歹,鼻尖三番五次的蹭过身边人的脖子,还热气连连。美色当前,章远憋屈的想落泪。你个醉鬼!
          章远没看到的是,他自以为是醉汉的人,微眯着眼,看着他泛红的耳尖勾了勾嘴角。

03.
          大清早的,章远暴躁的拍掉响个不停闹铃,顶着一脑袋被挠乱的鸡窝头进了厨房,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响声。
         昨天樊伟这么多,早上起来胃肯定不好受,给他煮些粥吧。
        章远刚把锅立上,想着应该加点对胃好的东西,就感觉一双手从背后穿过揽进了怀里“阿远,我头疼。”
      “……”wmzl
         章远顶着一颗西红柿脑袋,看着自己腰上的那双手,说话都不利索了。
     “樊,樊伟,你你你,你要干嘛。”
    “呵,傻瓜。”樊伟把背对着他的章远转了过来,将他拦在自己和橱柜小小的空间之内,专注的看着眼前人。
     “我这次回国就是为了你,我真的喜欢你。懂了吗?”
         樊伟眼中似是有秋波春水,迷了他的眼淹了他的心。
          看着眼前喝粥的樊伟,章远趴在桌子上忍不住傻笑,不敢想象自己肖想了好几年的人,竟然真的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要是我以后每天早上都能喝到你做的粥,那就好了。”
          看着章远亮晶晶的眼睛,樊伟不自觉的就想微笑。
        “樊伟我们去买对戒指吧!”
         “为什么?”
         “那是誓言啊,只要有了家,我们就能这样过一辈子!”
家啊……樊伟看着手中的粥,掩盖了眼中的波澜。
          “好。”

—tbc—

手机码字码到我想si

评论(2)
热度(40)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