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苏靖】21:00空白

*【跪。这篇文要重点感谢好朋友阿雪 @折雪佐春 ,要不然我他妈就坑了QAQ

*超级柴,食用谨慎

======================

======================




灯影流光,梅长苏有些恍惚,这是他失去景琰的第几个日子了?

大概一年吧,景琰再也没有回过他的话了。景琰大概已经……和他的小殊团聚了。

梅长苏有一个秘密。是一本空白的古书,但是谁也不知道,那里面住着一个人。

 

小殊,我想你了。

毫无征兆的,这句话就这么出现在了本是空白的纸页上。梅长苏惊讶的瞪圆了眼,按照普通人的做法肯定会吓得把书扔出去,然后一把烧掉。然而梅长苏不是普通人,他颤颤巍巍的拿起了笔,在书上写下了。

你好,我是梅长苏。

字消失了。

……苏先生

果然!惊讶现于颜表。证实了心中的猜测,梅长苏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你是谁?你是书里的精灵吗?还是妖?

胡闹!

笔划印的很深,可以看出来那人有多生气。梅长苏有些懊恼,书的秘密还没找出来,惹怒了这个可能是唯一知情者可不好。

那个,你别见怪,我只是没见过这种事,所以难免……

……无事

我是萧景琰,大梁的皇帝。

大梁!梅长苏一把抱住古书,左右看看发现没人,才将古书放开。我现在在跟一个早就去世了上千年的皇帝交流?梅长苏有些懵。

还未问先生是何方人士?

梅长苏皱了皱眉头,不知如何是好。

在下也是金陵人士。

只不过不是大梁的金陵罢了。

萧景琰也并未多问,只是又浮现处出一行字。

你可愿意听听我的故事?

犹豫许久,梅长苏落下笔



萧景琰一直都知道,书的那一端,不是他的林殊。

相似的人没有相似的故事,终究不是一个人了啊。

他做龙椅上,听着底下官员没完没了的争吵,突然有些疲惫,他这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年少时,想要辅佐祁王兄守卫边疆,与小殊做一辈子好兄弟。

梅岭一役后,自我放逐,在边关流连十三载,与父皇冷战,坚信着赤焰军与祁王兄的清白。

小殊回来后,被蒙在鼓里,为了当年的血案,走上了夺嫡的道路。

现在呢?

为了给天下百姓一个清明盛世,为了往后到了九泉之下,面对小殊能问心无愧。

本来出了此等异事,是应该把书扔了的。

只是这一次,让我自私一回吧。

在群臣的争吵中,萧景琰疲惫的闭上了眼。


就这样,他还是骗了我……

在与萧景琰的长期交流中,梅长苏越发的不可自拔了。萧景琰的故事,萧景琰的人无一不吸引着他。当他发现以后,早已无法脱身。

萧景琰为梅长苏讲述了他的一生。

从少年时期与竹马一同闯祸,捣蛋,为竹马背黑锅。再到林殊离去后,十三载的放逐,十三年的坚信不疑。林殊换了个身份回来后,他为了赤焰军走上了夺嫡之路,直到最后他答应林殊,我会当一个好皇帝。

林殊还是骗了他,可他还是爱着林殊。

密密麻麻的疼,如针扎一般,细小却不容忽视。完了。梅长苏捂住了脸,我爱上他了。

对了,小殊回来后的名字也叫梅长苏呢

“皇上……驾崩了!”

萧景琰本就旧伤及多,能撑到五十知天命,也不过是撑着一口气,为了能培养出一个合格好皇帝罢了。如今,这个位置,已经可以安心的交给太子了。

只是,再也不能给那个梅长苏讲故事了呢。

十年的春秋,梅长苏已经习惯了萧景琰的陪伴,今日给学生们下了课,他如往常一般在古书上下了笔。

等了好长时间都没得到萧景琰的回信。梅长苏压下心底的不安,安慰自己,他大概是在早朝吧……

心不在焉的上完了课,梅长苏赶回了办公室。

“书呢!”

“梅老师,怎么了?”

梅长苏慌乱的翻遍了自己的书桌,柜子等一起可以放东西的地方。

“那个,你刚才有没有看到这上面放着一本蓝皮的古书。”

“对不起,没有。”

“我也没看到。”

“梅老师,要不你再找找?”

梅长苏怔怔的坐会了椅子上,他有预感,回不来了,再也会不来了。

人们总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他可以让你淡忘一切痛苦。

梅长苏只想说,那他妈都是扯淡!

今天是梅长苏失去那本书整一年的日子,一节微积分,被他讲的跟战场似得,硝烟弥漫,同学们都在下面悄悄议论,梅老师这是吃了炸药了吧。

“报……报告!”
啊!倒霉蛋来了。全班同学都对这位迟到的同学报以能拟化成一排排蜡烛的目光。

梅长苏的目光如箭一般刺向了门口那个同学。明明已经汗流满面,却还是站的笔直,因为刚刚运动过脸颊很红,鹿眼里有着小心翼翼。

这双鹿眼让梅长苏稍稍熄了一点火。

真的只有一点。

梅长苏拿起点名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原谅梅老师吧,他的班上上百的个学生他怎么记得住,再说他从来不点名。

“萧……萧景琰。”

“……”

全熄了。

四年后,萧景琰成了梅长苏的助教

兼合法伴侣。

小番外:

梅老师并没有为那次迟到扣除萧景琰的分,而且从那以后天天点名,漏了谁的也不可能漏了萧景琰的。

言豫津拍了拍一脸懵逼萧景琰的肩膀。很严肃的问

“同志你喜欢男的吗?”

“不,不可能吧!”

萧景琰惶恐的看着讲台上聚精会神虐同学的梅老师。梅老师好似发现了这个目光,对萧景琰的方向温柔一笑。

“怕什么!现在天下大同!”

“……”

还能不能好了!

——END——

评论(22)
热度(247)
  1. hui大写的懵逼尘 转载了此文字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