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双玉】情系江山(水仙预警/慎入)

跟 @查屋冰块儿ice 太太要的授权,太太的霜雪千年的视频真的超级棒!

本文并不和视频完全一样,有些梗……我真的圆不过来【哭唧唧

*萧景琰X石太璞

*水仙预警

*水仙预警

*水仙预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

序:

“景琰,往后这江山系于你一人。这条路怎么走,却不是你想怎样都可以的。”

萧景琰只觉得头脑发昏,全身虚无一般,脚下无根。

父皇竟然……

一步,两步,三步。

萧景琰走下了长阶,站在广场中央,万分迷茫,他虚望着天空只觉得,似是有千斤巨石一般,压得他喘不过气。

天下百姓……

“太子无能,你五哥心性狠毒都不是当皇帝的好人选,你虽然也不是上上之选,但是,最起码这天下百姓我能放心的交给你。”

父皇,你竟然用天下百姓压我,你可考虑过儿臣的幸福?

“但,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决不能是个断袖。”

父皇……

列战英站在靖王两步开外的地方,看着靖王迷茫的样子却不知如何安慰,却不知雪上加霜将至。

一个小太监走近他,在他耳边低语。

“列副将,刚刚戚副将来让小的传个话,说是石公子离开了,他们拦不下他。”

“……”列战英只觉得他就算是面对大渝十万大兵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慌乱,那石公子是什么人,戚猛或许不清楚,可……

列战英局促的往前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

“战英,有什么事吗?”

在战场上培养的习惯使得萧景琰什么时候都要保持警惕,自己的副将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他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

列战英沉默了一会,向前一步,偷瞄了两眼萧景琰,犹犹豫豫的说道

“石公子……走了。”

“……”

萧景琰快马加鞭的赶回了靖王府,马还没有站稳便跳下了马,险些摔倒。推开了想要扶他的戚猛等人,直直的冲进石太璞的客房,狠狠的推开了门。屋内还有着那人生活的痕迹,他怎么可能走了!

石太璞或许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日子过惯了,总是忘记叠被子,又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所以他的床上总是乱糟糟的,石太璞喜欢喝茶,桌子上还有杯喝到一半的茶水,还有……

只是,真的不在了。墙上弓不见了,堆在墙角乱糟糟的行李不见了,人也……不见了。

没关系!这个时辰他应该刚出城没多远,能追上的!

萧景琰抬脚就要追出去。

“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决不能是个断袖。”

……

“殿下……”一直跟在靖王身后的列战英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问道“还追吗?”

“……我,不知道。”

金陵城外,一身道袍的男子,仰望着厚重的城墙,他带着斗笠让人看不清他的容颜。不一会儿,乌云渐浓,天上下起了细密的雨。他依旧站在那里,和避雨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又如此和谐,就好似他本就该一个人。

不远处的茶棚里,与他同样道士打扮的一群男子。年轻些的小道士担忧的看着那人。

“师傅,这样下去不会有事吗?”

坐在木桌边饮茶的老者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了一眼依旧笔直的站在城墙下的人,叹了口气。

“随他去吧,总要他自己想明白才好。”

石太璞望着城墙上金陵两个字,一时间回忆万千。他在这座城中经历了太多,不舍的太多。可是……

景琰,我曾答应你,我会为你清除一切绊脚石。现如今……

景琰,保重。

“太璞,为师自然知道你们是真心相爱。但你可曾想过。那梁帝可容得下一个有断袖之癖的储君,这天下可又容得下一个注定没有后代的男人做皇后。”

“……”

“为师话已至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师傅……太璞明白。”

——Tbc——

试写一章,还望太太喜欢~
么么哒(づ ̄ 3 ̄)づ❤

评论(10)
热度(31)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