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苏靖】安得戚戚然(慎!!)

我码出来了……
然而并没有辣么好吃【吐魂】
☼+:;;;;:+☼+:;;;;:+☼+:;;;;:+☼+:;;;;:+☼+:;;;;:+☼+:;;;;:+

《安得戚戚然》

一拜天地
壬辰年 十二月 十九日
宜嫁娶
这是属于一个人的婚礼
林家祠堂的下面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
错综复杂的迷宫,杂乱无序的壁画,颗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散发着幽暗的微光,只是走在这昏暗的廊道里也是让人一股股发寒。
在迷宫的尽头,一尊丈米高的的石狮挡住了去路,那狮子面容狰狞,似是在守护着什么。
远处,一抹烛光一点点靠近,嗒嗒的脚步声在廊道里回响。
等走进,借着微弱的烛光才看清,来人一身朱龙秀凤的大红嫁衣,参杂着白发的缕缕青丝被金色的雕龙冠整齐的箍束在发顶,借着微光稍稍才能看出来人剑眉星目,眼角随带着深深的皱纹,却不难看出他年轻时是怎样的风采。
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仰望着面前的石狮,看了许久,才听他喃喃自语
“小殊……”
石狮子被打开了。
那人握着烛台走了进去。
内室并不像外廊那样昏暗可怕,反而灯火通明,然是能做到一目了然。
这室内的一面面牌位和那个摆在正中的棺木,是怎么也让人无法忽视了。
赤焰军的忠魂全之榜上有名。
来人的身份也顷刻间明了。
萧景琰。
是了,除了他还有谁会这么做呢。
萧景琰用手中的烛台将熄灭的蜡烛点燃,一步步走到棺木旁,抬手轻拂着棺上镶着的那颗珍珠。
“小殊,今日我们完成那未成的梦可好?”
‘景琰,等我回来我就向舅舅说明白,我不会娶霓凰为妻的,我既然不爱她,又怎么能耽误人家姑娘呢。’
‘景琰,你我的感情可能永远无法公开,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嫁给我。我们的婚礼可能没有亲友祝福,甚至天地不容,你可愿意?,
“我从始至终都是愿意的。”
萧景琰泪眼婆娑,已经有些苍老的手不停的摩擦着手下的珍珠。
一袭红衣的少年听了白衣少年的话,只是笑了笑,眼中却有遮不住的喜悦,似有满天星辰。‘既然天地不容,那我们也不用拜这天地了不是吗?’

二拜高堂
又一年雨季,朝堂早就做好了防雨防灾的准备,少了几分琐事,却也得不了舒心。
厚重的云雾,总归是让人心情压抑的。
绵绵细雨连着下了几天,本就无朝气可言的皇宫后院透着股子死气沉沉的味道。
太后的丧钟,便是在这压抑的时节响起的。
举国哀悼。

深夜无人,萧景琰身着丧服独自跪在灵堂之中,身边无一位近士。
没人看见他眼角红肿的泪痕;
没人听到他心中压抑的嘶吼;
没人明白他眼前绝望的黑幕;
“小殊……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思起旧事的人儿,静静地趴伏在棺木之上,喃喃自语
“小殊,我只剩下你了。”

夫妻对拜

萧景琰是个迟钝的家伙,这一点让林殊又恨又爱。
爱的是他只跟自己好,对别人的示爱完全视若无睹。
恨的是萧景琰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有多受欢迎。
每次看到萧景琰跟那些对他心怀不轨的家伙勾肩搭背林殊就恨得牙根痒痒。
在看见萧景琰湿着头发回府之后,这恨爆发了。
“萧景琰!你干嘛去了!”林殊只觉得自己像个发现丈夫出轨,嫉妒的要死却只能大喊大叫的泼妇!
萧景琰无辜的看着林殊,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大的火气。
“今日我跟蒙大哥约了比武,然后因为天气炎热就一起在河里洗了澡而已。”
说完还无辜的眨了眨眼。
林殊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炸了。一想到景琰的身体被除了自己以外的男人看了,他就,他就!
“哎哎哎!小殊,你慢点!”
林殊一把扥过萧景琰就往内堂走,也不管萧景琰因为自己用力过猛摔了几个踉跄。
林殊指着桌案下的蒲团,气呼呼的道
“跪下!”
“哈?”萧景琰一脸懵逼的看着林殊“小殊?”
“你说了,咱们不拜天地,这里也没有高堂,直接夫妻对拜吧!礼成之后你就是我的了。”
“……”好想翻白眼。
最后为了顾及林殊的面子,萧景琰还是忍住了白眼,不过这不完整的婚礼也没结成。
“你就这么对付我?”
明白了这话什么意思了的林殊足足愣了一炷香。
送入洞房
壬辰年 十二月 十九日
武帝萧景琰

——end——

一拜天地,一无天地可拜
二拜高堂,二无高堂可守
夫妻对拜,三无夫妻可言
送入洞房,四无洞房可入

【别打我!有番外!】

评论(7)
热度(32)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