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森远】晚了一步(耽美预警)

我喜欢的CP全世界最冷

容我站一分钟森远TVT

我已经数不清自己站了几个注定BE的CP了TVT

#高跟鞋先生同人

#森远CP预警

#耽美预警

============================

============================


我喜欢他。
我!张森森。帮我最好的哥们追到了他喜欢了二十年的女神!
我,张森森。帮我最喜欢的人追到了他喜欢了二十年的姑娘。


男人婆说的不错,两个傻子。

不过我平时劣迹很多吗?杭远这个没良心的竟然怀疑我。

算了,小爷不跟他计较,今天晚上找个好姑娘好好玩玩好了。

 

女子无语的把纸巾盒推到一边灌酒一边哭的青年面前。

“喜欢他就说啊!”

青年艰难地把头从酒杯里拔出来,瞥了女子一眼。

“晚了!咯~什么都完了…”

“呵!”女子冷笑,不再理会醉倒在地上的青年,起身离开。

“懦夫!”

倒在地上的青年仿佛没有听到,只是傻笑。

懦夫……

两个懦夫在一起能有什么结果。

 

杭远不知道,他真情告白的时候,流了泪的可不止李若欣一个。

巨大的电视墙上,金姐的节目播了一遍又一遍,地上的纸球堆了一堆又一堆,青年还在往地上扔了一个又一个。

张瑶瑶无语的把自己摔进沙发里,夺走了青年手中的纸巾盒。

“行了,鼻子都红了。”张瑶瑶伸手,把青年的嘴角往上挑。“来,笑一个。”

青年一把拍掉了张瑶瑶的手。“我笑不出来。”浓重的鼻音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楚楚可怜。

“切!”张瑶瑶甩了甩被打疼的手“我安慰你,你还打我。”又嘟囔了一句“你这么喜欢他,还不是什么都没做。”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做!”

“哈?”

 

 

青年站在二楼的角落里,看着李若欣跑了出去。

视频里,杭远还在大声的宣誓。

‘李若欣,我今晚一定要搞定你。’

“我是不是很自私?”

青年身后,靠在门框上的女人,唆完了手指上最后一口冰淇淋,发出了“啵”的一声。

“爱情吗~谁不卑鄙?”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她不喜欢我,竟然是因为,她以为咱俩是一对!”

听着电话的青年愉悦的笑着,用脚当助力,让身下的老板椅转起了圈。

“你不知道现在流行Gay蜜上位吗?说真的……”

“滚!”

“嘟——”

“……”

要不咱们试试?

老板椅停了下来。

 

 

“真没见过你这么傻的。明明喜欢人家还往外推。”

金老师靠在沙发上欣赏自己新做的指甲。

青年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沉着脸不说话。

金老师不耐烦的坐直了身体,嫌弃的看了青年一眼,将桌子上的纸巾盒扔进了青年怀里。

“想哭就哭!别在我这沉着个脸跟死了爹似得!”

青年瞬间就炸了,暴躁的把纸巾盒扔回了桌子上。

“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

“呵!”金老师用手帕擦了擦嘴,眼神轻蔑。“我看你是不进棺材不落泪。”

 

 

两个人窝在洗手间里。

杭远醉呼呼的靠在青年肩上。

“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她”

“嗯,我知道。”

“我好怕……”

“嗯。”

“杭远。”

“唔…什么?”

我也特别特变喜欢你。

我也好怕。

 

 

“我,我,我不敢去怎么办!“

杭远躲在树后,偷偷的注视着李若欣,双腿直打颤。

青年靠在树上,手里抱着手机,手指飞快的敲击屏幕,啪啪啪的 响。

“安啦,相信我的眼光。”

杭远惊恐的看着青年。

“你,你,你不会也喜欢若欣吧!”

“……滚!”咬牙切齿。

杭远挺直了背,雄赳赳,气昂昂的向李若欣走去。只是那背影怎么看怎么带着股子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滋味。

青年郁闷的把手机塞回口袋里。

“啧,又死了。”

 

 

“我,我喜欢你,喜欢了十多年了。”

“我不奢望你立刻接受我,我只是希望你能知道我的心意。”

杭远期待的看着坐在对面的青年。

“怎么样?”

青年眨眨眼,不自在的咳了两声。

“还不错,挺好的。”

“嘿嘿嘿嘿。”

“噗!”青年看着他那傻样只觉得好笑“你这不是不磕巴吗?那还拉我来干嘛?”

刚刚还傻笑的家伙,画风一转,蔫了吧唧的趴回了桌子上。

“你又不是若欣。”

“……”青年无所谓的说道“真是对不起啊,我学不来她那口特殊的广普。”

杭远狠狠的瞪了青年两眼。

“若欣的广普也比你好听。”

“……”青年翻了个白眼“情人眼里出西施。”

 

 

“喂!口水都流出来了。”

杭远下意识地去擦嘴角,然后发现什么都没有。

“你唬我!”

青年坏笑,不理会杭远的怒视。

“那谁啊?”

杭远又恢复到一副思春的表情“我女神~”

“噫——”青年一脸嫌弃的看着杭远“痴汉!”

 

 

杭远一踏进教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青年,到不是青年多引人注目——好吧!是相当的引人注目——而是全教室只剩下他身边有位置了。

杭远颤颤巍巍的坐在了青年身边,受到了整个教室年轻女子嫉妒的洗礼。

我,我是不是应该跟他打个招呼。

杭远有个毛病。

他容易紧张,一紧张就会磕巴,他现在很紧张,所以磕磕巴巴的做了自我介绍。

“那个,你,你好。我…我叫杭远。”

青年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敢做在自己身边的家伙,坏笑着握住了杭远发抖的友谊之手。

“张森森。”

 

 

“森森!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她吗?”

“因为她的特殊?”

“滚!”

“嘿嘿!不闹了。因为什么?”

“因为她是第一个不会欺负我嫌弃我还帮助我的女孩。”

“……”

 

=========================

=========================

#真的是一分钟爬墙

#写完这个脑洞我就圆满了

#其实完全是练手的


评论(10)
热度(10)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