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苏靖/台韦】情人节愉快的相亲和暗恋

这是我和 @Dynamite 的玩梗游戏

其实只是我们想写对方的梗

然后决定两个一块写

我的预警和D君是一样的【我只是懒

XD

=======================

=======================

《大龄青年的相亲攻略》

 

 

林殊喜欢萧景琰。

这件事天知地知所有人都知就是萧景琰不知。哦!太奶奶也不知,要不然她老人家也不会安排这次相亲了。

林大少爷不禁流下了心酸的眼泪。

“景琰!你就帮帮我吧!帮帮我吧!帮我,帮我,帮我”

号称金陵大学第一亮【不是灯泡】的林殊苦兮兮的缠着萧景琰。

萧景琰啪的把手中的书砸在了桌子上,脑袋上青筋直冒。

“说!你想我怎么帮你!”

“QAQ”

苦着脸的林殊在萧景琰看不到的地方比了个Y

学生会

霓凰叼着笔托着腮,双目放空的看着林殊自顾自的焦头烂额。

“啊啊啊啊!不行了,霓凰你倒是帮我想想办法啊。”林殊趴在桌子上做生无可恋状。

“你不是号称麒麟才子吗!”霓凰眨眨眼“自己想办法。”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林殊开始回忆自己哪里得罪霓凰这个真汉子了。

呵,情人节你留人家男票加班,活该被记仇。

“真搞不明白,你既然喜欢景琰哥哥,直接告白不就得了,干嘛还有浪费脑细胞啊。”

“你以为我没做过吗?”

林殊的脸上流下了两条宽面条。

 

那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季节。

图书馆里林殊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看着萧景琰读书划重点,细微的晨光从巨大的路落地窗中飘洒进来,照在萧景琰的身上。

林殊只觉得,萧景琰的眼睫毛上似乎都染着光。

“景琰……”

“啊?”认真读书的萧景琰分出一点神给自家竹马。

“我喜欢你。”

“哈?”萧景琰这回是彻底被拔出来了,他惊讶的看着林殊,眨了眨眼。

“哦。”低头继续翻书。

“……”

求麒麟才子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哈哈哈哈哈。”平时被自家林殊哥哥坑惨了的霓凰忍不住捶桌大笑。

“哈哈哈哈哈,林殊你也有今天。”

“啊啊啊!”林殊抓狂,都快把自己一头黑毛挠秃了“我最近真是流年不利,跟喜欢的人告白以为我开玩笑,最近还要跟不喜欢的人相亲!我要疯了。”

霓凰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既然这样,你让景琰哥哥陪你去相亲不就好啦,让他假扮你男朋友,指不定他就开窍了呢!”

“!”

“……”霓凰觉得自己被金陵第一亮【真的不是灯泡】的眼睛吓到了“林殊哥哥……”

“嗯?”林殊双眼发光的看着霓凰。

霓凰吞了吞口水“我开玩笑的!”

“没事,我当真了。”

“……”

 

今天来相亲的真的不是萧景琰吗……

“没想到柳小姐也喜欢读书,不知道柳小姐最近在读什么著作。”

萧景琰嘴角带笑的注视着最在对面含羞的姑娘。

柳小姐羞涩的抿嘴笑了笑

“也谈不上什么著作,最近在读霍X的《XXX葬礼》”

“柳小姐喜欢现代文学?”

“嗯。”柳小姐害羞的点了点头。

“……”完全插不上话的林殊。

 

两人从咖啡馆里出来,一前一后的走着。

走在后面的林殊此事已经是一片惨白惨白的了。

“景琰……”

“啊?”萧景琰放慢脚步跟林殊并肩“怎么了?”

“我记得,我昨天是要你假扮我男朋友吧。”怎么成了你来相亲了呢。林小帅欲哭无泪、

“啊,你说这个啊。”萧景琰害羞的挠了挠脸,一点都没有刚刚簌簌而谈的样子“我觉得你说的办法不太妥当,所以我请教的景禹大哥,大哥教我的。”说完萧景琰闪着鹿眼看着林殊,眼里好像写着,我是不是很棒。

“……”

“哎!小殊!你怎么裂了!”

 

柳家

“宝贝啊!今天相亲的那个林殊你觉得怎么样?”

“那个……”柳姑娘红了脸“林殊我倒没觉得怎么样,我挺喜欢跟他一起来的那个萧景琰的。”

 

 

从此以后,萧景琰身后多了一个小尾巴。

 

 

求林殊心理阴影面积

【求个屁!老子都要裂了QAQ】

苏靖/殊琰.end

《少年心事不可说》

 

 

金陵的夏天温度高的可怕,还总带着一股子湿乎乎的粘稠感。

方孟韦顶着太阳站在拥挤的人潮中,和每一位家长一样伸着头,都可劲的往前挤,就盼着能早一点接孩子回家,钻进空调屋,吃上两口冰镇西瓜,躲着这难耐的酷暑远远地。

方孟韦是个平凡人,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公司,娶了一个贤淑漂亮的妻子,生了一个调皮可爱的孩子,日子过得不紧不松,算得上是温馨平淡。

校门口打开的一瞬间,方孟韦便发现了自家小公主的身影,将向他跑过来的孩子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爸爸!”

“今天过得怎么样?”
“我们班来了新同学,我们还成了朋友,我介绍给你认识。”

“好……”

被宝宝牵着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像是被浸透了一般。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男子惊喜的神色,方孟韦回以相同的神色。

“好久不见。”

方孟韦是个不那么平凡的人,他不求回报的暗恋的一个人半辈子,一个男人。

喜欢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是无意间的触碰会觉得害羞,是刚刚分离便觉得思念,是看不得你对他人过分注视,是……无怨无悔。

从光屁溜的两个包子到身长玉立的俊美青年。方孟韦和明台几乎花费了所以青春腻在一起,他们是兄弟,是亲人。只是,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变得质呢?

七月的夜风带着丝丝微凉,一帮穿着白校服的小伙子勾肩搭背走在大马路上高唱国歌。路过的旁人嘟囔了一句世风日下,却忍不住勾起嘴角。

过了初三毕业考,也算是这帮少年眼中的人生一个大关,一帮伙伴有的可能会继续上学有的可能会另谋出路,但现在他们的心是在一起的,无忧无虑的。

在路灯闪烁的街头分个手,方孟韦朦胧中看着那些独自离开的背影,突然有些庆幸,自己还有个人陪着。

今天高兴,方孟韦稍稍喝了些酒,和明台勾着肩搭着背互相搀扶着往家走,湿凉的夜风让两人的头脑稍稍有些清醒。

“明台……”

“嗯?”

“明台,咱们这辈子不分开。好不好。”

“好~咯。”

“呵呵呵呵”

两人就因为一个或许明天就记不得的约定笑成一团。

第二天方孟韦早上起来的时候头疼的要命,明台手长脚长的胳膊腿全都压在了他身上,方孟韦无力的看着天花板。

“小韦,你们起床了吗?”

“马上就起。”

方孟韦懒懒的回答了门外的母亲,使劲的把自己身上睡得跟猪一样的明台推开,做起了身。下一秒感觉不对,僵住了身影。

“?!”

迷迷糊糊的爬起来的明台,看了一眼冲进卫生间的方孟韦,翻了个身接着睡。

 

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

明台背着手在树下来回度步。方孟韦已经躲了他一个星期了!

麻蛋,去找他不是不在,就是说什么在复习不希望有人打扰,这特么都暑假了哪来这么多书复习。明台找了个地方坐下,狠狠的瞪着胡同口,我就不信堵不到你。

从胡同出来的方孟韦看到明台转身就想跑,被早有准备的明台一把抓住了衣领。

“方孟韦,说,你为什么躲着我。”

被抓住了的方孟韦跟蔫了的小狗似得垂着头。

“没事!”

“没事!”明台大叫“没事你会躲着我!”

被明台一吼,方孟韦有些委屈的红了眼。还不是因为你,要不然……

明台最见不得方孟韦红眼了,他手忙脚乱的放手,焦虑的挠了挠头。

“唉唉唉!阿韦,你…你别哭!我不问了就是了。”

方孟韦瞄了一眼明台“真的?”
“嗯!”明台点了点头,随后又挠了挠脸“不过,你不能在躲着我了。”

“嗯。”

 

高一是个新开始,两个小伙子依旧是一个班里做同桌。

明台一上了高一就觉得自己是大人了,疯的肆无忌惮。方孟韦也不管他,安分的学自己的习。明台聪明的很,还是有分寸的。再加上,有什么事明台一定会对他说,方孟韦还是很放心的。

课间

明台贼兮兮的凑近方孟韦

“阿韦,我告诉你。”

方孟韦看了他一眼“说。”

“我有喜欢的人了。”

“……”

“你应该也认识,隔壁的班花于曼丽。她长得特别漂亮,而且学习好……”

明台后面说的什么方孟韦全都没听见,他此时的大脑里是一片空白。

回到家的方孟韦无视母亲担忧的眼神,将自己摔进床里,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我是真的喜欢上明台了。

明家移民了,举家要搬去美国。彼时在外地上大学的方孟韦只觉得心里一空,他无神的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

毕业后,还是回家找工作吧。

“好久不见。明台。”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约定了下一次见面。方孟韦还答应一定会把自己的妻子介绍给明台认识。

“初恋情人?”

明景扒着前车座笑嘻嘻问道

明台瞥了一眼自家侄子

“你在美国都学得什么啊。朋友而已”

明景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鬼才信。”

明台没有理会明景,只是自顾自的陷入了回忆。阿韦笑的没有以前那么自然了,他眼角有皱纹了,鬓角有白发了,还……有家庭了。

明台没有跟大姐们一起走,他改了航班,在候机大厅等了一夜。

他没有等到想等的人。

 

回到家的方孟韦有些疲倦的坐在胡同口的那棵榕树下,
仰着头看着阳光穿透树叶的零星点点。
长大后的夏天和儿时有太多不同,没有树荫下偶尔吹过的清凉,没有那人伸过来的他坏心眼舔过的冰棒,也没有两人穿着吊带背心勾肩搭背腻在身上的彼此的汗液,只剩下无休止的闷热和原来不曾有过的难以呼吸的污霾。
但是方孟韦还是喜欢在午后躺在胡同口的那棵大榕树下午睡,有时候他会梦到儿时两人在树下嬉闹,也可能会梦到自己暗恋时看着他跟不同的姑娘在树下接吻,心里那种滋味……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啊。

方孟韦低头揉了揉有些酸疼的眼。
喜欢一个人很容易,忘掉一个却要花费大把的时间。
明台,下一次再见到你。或许我可以说,我没有那么在乎你了。

 

 

 

台韦.end

====================

====================

一次吃四篇是不是很爽,不用谢我们XD

评论(20)
热度(59)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