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台韦/台诚】完美爱人

昨天有人要粮:-D

那我就给你们粮:-D

哭着也要给我吃下去:-D

其实我只是单纯的想报社而已

【PS:有人因为我昨天短小的一发而不满,今天字很多,非!常!多!】

【PPS:至于为什么是台诚台韦,自己看】

还是那句话,哭着也要给我吃下去

=========================================

=========================================

“我喜欢你,咱们交往吧。”

青年一脸疑惑的看着明台,大大地鹿眼里有着明显的迷茫。

明台注定青年也是喜欢他的,笑的连眼角的褶皱都温柔了几分,

青年终于反应了过来,难以置信和小小的欢愉代替了迷茫。

“你不是逗我吧?”

“我认真的,方孟韦!”

 

 

 

 

明台刚踏进教室,就注意到了那个坐在角落里的青年。

他只是极其简单的穿了一身白衬衫和卡其裤。

他就坐在那里读书,背挺得笔直,就像校园里的那一排小白杨。

他的神情认真而专注。

无视了对自己打招呼的于曼丽,明台大步流星的走向了角落的位置。

 

自来熟的霸占了青年前面的位置,明台对着青年坐着,眼睛像是发现了新天地,闪闪发光。

“你好,你是转校生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青年抬头,疑惑的看着这个突然造访的不速之客。

这一双眼很美。

鹿眼给人的感觉本应该是春水含情。这双眼中包含了疑惑、警惕、冷漠,却独独没有含情这么一说。

但依旧很美。

“你好,我叫明台。”

青年纠结了一会儿,他不是很喜欢眼前这个家伙,最终碍于家教,报上了姓名。

“方孟韦。”

 

 

 

 

体育课上,两人坐在树荫下躲懒。

方孟韦靠在树上看书。明台也不管脏净,大大咧咧的躺在方孟韦身边,无聊的打着哈欠。

方孟韦无奈的合上书。

“你去跟他们打球吧。”

明台猛地坐起身来,眼里闪着跃跃欲试,但还是有着犹豫。

“我怕你无聊。”

方孟韦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没事,我想把这本书看完,不会无聊。”

“嘻嘻,媳妇儿最好了。”

明台说着就想调戏一下,探头去亲方孟韦的脸。

方孟韦躲开了,羞恼的瞪了明台一眼。
“嘻嘻。”

知道自己媳妇儿脸皮薄,明台也不在意。大笑着跑向了球场。

 

 

“你看!就是他!”

明台疑惑的看向那群明显是在议论他的女生。

注意到明台的视线,那群女生就像炸了毛的猫似得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明台。

哎——哥就是太有魅力了,只可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注定要碎上一地的玻璃心啊。

 

 

跟明台勾肩搭背的郭骑云注意到了一个小细节,

“明台,你不是不爱带护腕吗?”

“啊?”明台疑惑的看着自己左手的护腕,努力的回想自己是什么时候戴上的。

“啊啊啊!我也忘了。算了,反正也不重要。”

 

 

 

年终舞会

方孟韦头疼的看着桌子上的传单。

“每个人都要参加吗?”

“嗯,嗯。”

明台点头,期待的看着他。

方孟韦为难的看了明台一眼。

“可是,我不会跳舞啊。”

瞬间!方孟韦发誓,明台的眼睛瞬间就变得贼亮。

“我教你吧!”

“额…”方孟韦只犹豫了两秒就败在了明台闪闪发亮的狗狗眼之下。

“好吧!”

 

 

明家

 

跟在明台身后的方孟韦有些紧张的左顾右盼,来明家意味着有可能见到明台的大姐大哥。

啊!好紧张!

“那个,明台?你家人呢?”

没有发现异常的明台随便的把鞋一踢,就换了拖鞋。

“我大哥大姐今天正好不在家。”

“哦……”

方孟韦松了一口气,但是又有点小失望。然后学着明台的样子换了拖鞋,跟在明台身后。

“阿香,准备点点心和茶水送到我屋里!”

往楼上跑的明台大声的喊道。

“知道了,小少爷。”

从厨房里出来的阿香应道,明台早已没了身影,只有一声响亮的关门声。看到门厅里散乱的一双皮鞋。阿香无奈的叹气。

“真是的。”

 

肖斯塔戈维奇的《抒情的圆舞曲》在小小的房间里回响

明台拦着方孟韦的腰,带他走步。

“来,跟着我。一、二、三、注意摆荡技巧,转圈。”

“明台…这是女步吧。”方孟韦疑惑的问道

“对呀。”

“为什么我要跳女步!”

“因为你是我的舞伴啊,难不成你还想找别人。”

“…那为什么不是你跳!”咬牙切齿

明台终于不再低着头专注于两人的脚了,坏笑。

“你能带我?”

“……”

我竟然无言以对。

 

“哒哒!”

“进来。”

“少爷,您要的茶点。”阿香走了进来,将手中的茶点一一摆在书桌上。

明台皱眉。

“怎么只有一个杯子?再去拿一个进来!”

“啊?”阿香纳闷的看着明台。看见明台越来越不耐烦的表情,吓得抱着茶盘跑了出去。“我这就去拿。”

 

“阿香以前不是这么不懂事的。”

方孟韦不在意的笑笑

“无事。”

 

摆在方孟韦面前的茶点纹丝未动。

 

 

 

 

被无视了的于曼丽恼怒的叉腰,紧接着又变成了疑惑。明台是傻了吗?干嘛要对着一个无人的桌子自言自语?

 

 

“你看!就是他!”

“就是他啊?天天对着空气说话。”

“长得这么帅,可惜了。”

“啊!他看过来了!”

 

 

关门出来的阿香,才反应过来一件事。少爷不是不喜欢华尔兹吗?今天怎么有兴致一个人转起圈来了?

 

 

 

 

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厨房里响起。听见动静的阿香举着根棍子颤颤巍巍的往厨房走。不,不会是,小偷吧!

咦?哪来的这么大的血腥味?

“啊——”

“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明楼揉着疼痛的太阳穴从楼上走了下来。

跌坐在地上的阿香哆哆嗦嗦的指着厨房,吓得脸色全无。

“大…大少爷,小…小少爷…”

“……”

 

 

 

 

“你竟然敢自杀!你竟然敢自杀!你有没有想过大姐!你有没有想过我!你有没有想过为了你死去的阿诚!他救你这条命不是为了让你作践的!你他妈有本事死!你怎么没本事好好活着!”

 

阿诚哥……

大哥的怒骂还在耳边回响,我对不起大姐和他,可是阿诚哥,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没有你的世界了。

早已成年的小少爷窝在病床上,紧紧地抱着被子,哭得像个孩子。

阿诚哥……

阿诚哥……

左手上的绷带,血色渗透了出来,万分刺目。

 

 

来不及了。

刺眼的白光,让明台有些想流泪。他知道他该离开,他该往前跑。然而双脚却像长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如果就这样死了,是不是也挺好的?

下一秒,他被推开了。

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路人的尖叫声,破碎声,这一切刺得明台耳朵生疼。

大片大片的颜色,那是傍晚时分会燃遍天空的红,映进了明台的眼。

 

 

阿诚哥?你爱我吗?

你要是爱我该有多好。

你要是多依赖我一点该有多好。

你要是只是我一个人的该有多好。

只是我一个人的……

 

 

 

“明台,我保证。我只是你一个人的。”

方孟韦微笑着对明台许下了承诺。

 

 

你是我的情人
我最想爱的人
你有我所有想要的
你有他所有我爱的
你是我的情人
我最完美的爱人

——END——

精神病妄想症状是由于精神刺激、环境因素、躯体疾病、遗传因素、性格因素、看待事物偏激、处理不好人际关系、对自身认识不全面、缺少社会支持系统……等因素,而引起的疾病。 精神病症状,在许多罹患躯体疾病的人群中常见。 同样,精神病症状,在过度忧虑、害怕患上躯体疾病的人群中也比较常见。

 

 

大块大块的玻璃渣

刚从冷冻柜里拿出来的

是不是透心凉心飞扬

哪怕飞的是血和泪那也是飞啊

评论(48)
热度(79)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