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台诚】1874

我其实并没有打算这么快出文的=_=

然而我被坑了…… @靖王小天使的冒牌货君 

卖萌可耻!!!!QWQ

======================================

======================================

【台诚】1874

 

 

 

“我只是遗憾,再也没可能了”

“我只是痛恨,没可能见到他了”

 

 

“妈妈,这张照片是?”

这是你爷爷和你二爷啊!

只可惜死在内战里了,到死也没找到个知心人。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一个少年,他穿着一身笔挺的中山装,手中抱着书本走在流光的长廊里,对经过他身边的青年或长者礼貌的点头。

他眼角始终带着笑意,不进眼底。

 

他有属于他的家人,严厉却又温柔的大姐,成熟稳重的大哥,他们宠他爱他,他亦如此。

 

真好。

 

只是……

 

“明台,明台!你醒醒,醒醒!”

 

泪水模糊了视线,心中的怅然若失并没有因为梦境的结束而离去。逐渐清晰的艳丽面孔令我恍惚,太过真实的梦境让我分不清到底哪里才是现实。

 

“明台?你怎么哭了?”

 

“曼丽,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你在哪?

 

我总能梦见一个孩子,或许现在称之为孩子不太合适。毕竟!他已经长大了。长成了一个,英俊、聪明,却又调皮的少年。

 

青年望着窗外,眼中似是被暖阳沾染了颜色,嘴角的弧度似是比平时多了些温度,那般温柔。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另青年轻笑出声“傻瓜。”

本是要请教问题少的女不禁看痴了眼,或许是女孩的直觉,青年虽然总是笑着,却从未这般温柔过。

 

“明同学,你笑得真好看。”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少女红了脸。

 

青年疑惑的转头,随后歪头浅笑。“谢谢。”

 

少女又一次陷入了恍惚,下意识的想着,只可惜不是对我笑的呢。

 

 

我爱上你了

 

“明台!你到底要干吗!”

 

愤怒的吼声拉回了我的神智,突然觉得失去了所有力气,手中的书掉落在地上。我跌坐在地,双手无力的垂着,看着满室狼藉。

 

“明台!你到底在干嘛!”

 

软糯的哭声夹杂着担忧钻入我的耳底。我张张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我能说什么?告诉她我一直不停的梦到一个人,一个从未在我生命中从未出现的人!一个占据了,我整颗心的人。

 

我梦到了他成为了汉奸,我不相信,所以我想寻找证据?

 

我不知道……

 

“曼丽。”出声之后,我才知道我的状况如此糟糕,我的声音沙哑的可怕。“我只是想,证明什么……”

我只是想

证明他存在过

证明……

我没爱错。

 

“明台——哇——”

 

我紧紧地抱着在我怀中哭泣的女孩,我曾发誓绝不辜负的女孩,然而……

 

“曼丽,对不起。”

 

我爱上了一个绝无可能的人,然而我却无法自拔。

 

 

“这次任务做的不错。只是,阿诚,我听说你转道去了港大?”

 

大哥的疑问我并不意外。我讨好的笑笑,想要糊弄过去。

“阿诚。你每次想要骗人的时候左手的中指都会不自觉的抽两下。”

我惊得捂住左手,又无力的放下。大哥的眼神像是一把尖刀,戳破了我所有的伪装,露出了,保护的最周全的那块,血淋淋的软肉。

 

“又是那个梦?”

“……”

“大哥,我梦见,那人穿着一身这个时代所没有的休闲装,在港大的校园里闲庭信步。校园里有朗朗的读书声,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发自内心的那种笑。大哥,那是我所期盼的和平,是我终其一生!都要实现的愿望!”

 

“阿诚啊!我养了你十七年!你若不想说,我便不逼你!只是现如今,你我兄弟如履薄冰,我只希望你能掌握好分寸。”

 

他都知道了!他全都知道!我心中,畸形的爱恋。

 

“是,大哥。”

 

“阿诚啊,你说他的时候……笑的很幸福。”

 

“我知道。”

我当然知道。

 

 

“妈,妈妈…”我看着手中的照片,止不住双手的颤抖。我终于,我终于,我终于找到了!找到了你存在的证明。

 

时间一天天流逝,我逐渐年长,我已经好久没做过关于他的梦了。年少时的执着,那种感觉我依旧记得,所以我从未停止寻找,如果连我都不能证明他的存在,他该多伤心啊!

 

我仰望天空,想要回想你的样子,却只记的模糊的大概。

我伸手想要挽留,却只有从指缝中泄出的阳光。

模糊了我的眼。

 

“小台啊!今天帮妈妈打扫一下阁楼吧!”

“妈~你怎么又想起来打扫阁楼了?那里都脏了几十年了。”

“我不管!你干是不干!”

“好好好!我干!我干!”

 

“这是你二爷啊!听说原来是个很优秀的特务呢!”

果然,梦境里的并不能代表一切,你只是在伪装是么?

 

“你爷爷和他感情很好,两人对新中国来说都是有功之臣呢!”

真好,你不是汉奸也不是个刽子手。

 

“只可惜早早就牺牲了。”

……对啊,我苦苦寻找,你都没有痕迹,不是从未出现,而是……早已死去。

 

“这么优秀的人,也没找个知心人…小台!你怎么哭了!”

 

泪水滴落在黑白分明的老照片上,模糊了那人的长相。我不去理会周边的一切,忍不住抱头痛哭。你是在等我对不对!你是在等我对不对!就像我等你一样,就像我放不下你一样!我们明明彼此相爱,却隔了百个时代……

 

我爱你啊!

我,爱你啊。

 

 

“青瓷同志!青瓷同志请坚持住!”

 

我想轻笑,嘴里却只是呕出更多的血,初次合作的同志慌乱的为我擦去鲜血。

 

“别…之功,了。我…我活不了了,请……务必……务必把……”

 

“青瓷同志,别说了,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明明是个中共特务,怎么就哭了呢?

 

“青瓷同志,有什么遗愿你就说吧!”

 

遗憾?

失血过多令我眼前一阵阵发黑,我大概还有点耳鸣,那位同志在我耳边说了好几遍我才听清。

遗憾啊!那么多,现在的我怎么说得完呢?

我遗憾没有见到大姐找一个能疼她一辈子的人,遗憾没能看见大姐生一个小侄子。

我担心我死了,如今只剩大哥一个人又该何其辛苦,他又该怎么护住大姐和他自己。

还有,还有那个从未见面的人,我无始而终的,爱恋……

我只遗憾,没机会了……

 

“青瓷!青瓷!青瓷!!!”

 

 

“阿诚哥!”

“明台?”

——END——

作者有话说:ooc都是我的我的我的!!!QWQ

评论(16)
热度(44)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