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苏靖】照殿红

@哲修Jang     
你的生贺,虽然晚了一天……
我的锅……
答应的台诚没撸出来……
我的锅……
为什么都是我的锅【满脸血】
===================================
===================================

那人的背影越走越远……
他又想要离开了……
想伸手留住,想要守护……
他的身影却渐渐淡去……
不要!小殊,别走!

“啊——”
幽暗的内殿,浓重的喘息,烛火燃烧着时不时发出啪的一声衬托着一室的孤寂。
萧景琰以手掩面,才发现自己满头的汗珠……
……小殊
【“喂喂喂!梅长苏,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回琅琊阁,你那江左盟还管不管了。”
“蔺少阁主说笑了,在下何时耽误过江左盟的事物”】
【“切!你别在这跟我打马虎眼。你当初可是和我说好的,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金陵城呆一辈子?你可早就不是林殊了……”
“……我知道。”】

“呵…哈哈哈哈哈”
那人仰头笑着,烛光中却隐约可见,泪珠滑落……
萧景琰现在是如此庆幸自己没有叫人守夜的习惯,若是让小殊知道了,恐怕又该担心了。
只是……我不该拦着他的,他本就不该回这暗流汹涌的朝堂的。
只是……
萧景琰…你个懦夫……

大军得胜归来,梅长苏在朝中辗转半月,好不容易才歇了下来。虽是拒绝了那些攀炎附势的大臣的示好,但其他事物也够他忙的了。
真是,忙死了……
不过,最近景琰的笑脸真是越来越多了呢~
温文尔雅,公子无双,只可惜手中的清茶遮住了那人嘴角的浅笑。
“苏哥哥!”
“咳咳咳!”麒麟才子忙把手中的茶杯放下。刚才的痴汉没被看见吧……
先生,您想多了……
飞流见此忙上前查看。苏哥哥的身体还没好利索呢!
梅长苏安抚的揉了揉飞流的头,表示自己没事。
“飞流来找苏哥哥可是有事?”
“嗯!甄平,庆祝!”
“飞流可是说,今晚甄平他们要为我庆祝一下?”
“嗯!”
“也好!我也是许久未放松了。”
“少喝酒!”
“嗯!好。”

看见萧景琰也在,苏兄表示自己是惊讶的。
萧景琰撇嘴“你就这么不高兴见到我么?那我走了?”
“哎!不是!我见到你自然高兴,只是没想到陛下会放下朝政。”
萧景琰忍下心中的酸痛,你可能要走了,我怎么可能错过能跟你见面的机会呢?
“无妨,今日我要和你不醉不归!”
“水牛,苏哥哥,不喝!”
萧景琰愣了愣
“我倒是忘了,先生身体不好。”
“……小酌而已,不碍事的。”
还只是先生啊……我早已不是林殊了
发现了角落里生闷气的飞流,蔺晨摇头。傻孩子!

架起醉倒在自己身旁的景琰,梅长苏无奈浅笑。
看来今晚又要被唠叨了。
“甄平,你去宫中传话,就说今日皇上便宿在我这里了。”
“是!”

“小殊……别走……”
看着那人酡红的脸色和时不时嘟起的嫩唇,梅长苏只觉得好笑。本就是个不胜酒力的人,竟然还逞强喝了这么多。他小心的将那人扶趟在床上,为他脱去外裳,除去鞋袜,并唤了门外的丫头端了盆水进来,便打发了他们。
床上的人似是不满无人回答,使劲的拽了拽垂在自己脸上的头发。
“唔!小殊……”
“嘶——”这家伙。梅长苏无奈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本是想先为他掖好被角,省的着凉,再听他唠叨的。“我在,我在。”
床上人听到了回答,满意的傻笑了起来,然后伸手乱摸。直到梅长苏握住了他的手,才安分了下来。
“呃~小殊,我…我很高兴,很高兴…呃~你还活着。”
“我知道。”梅长苏自己都没发现,他的眼中,是那般温柔。
“小殊…我…呃~,我害怕,呃~我知道你不甘…不甘只做…一个谋士。但是…但是…真的,害怕了。”床上人抽了抽鼻子,似是想要哭出来一般
梅长苏抿紧了薄唇,握紧了那人的手。“……我知道。”景琰……
“唔…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有…呃~多提心吊胆,多害怕,多…呃~多…多…”不知所措
那人的眼角多了颗泪珠,在烛光下刺痛了梅长苏的眼。
“……景琰”我还是让你哭了
他伸手想要抹去那泪,到最后却收了手。景琰……我还有资格吗?
床上人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转了身,却不忘换个手拉住他的手。
梅长苏无奈,只能脱了鞋袜上床,辗转几经,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将那人揽入怀中。
景琰……好暖。
萧景琰下意识的往这个有些微凉的怀中窝了窝,却也忘不了抱怨些什么。
“你…你想变回林殊,我知道。呃~我也知道…呃~我拉不住你。所以,所以我只能放你走……哪怕我是……呃~”在不甘心
“嗯…小殊,你回来…呃~我…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嗯”
梅长苏就这么听着那人的抱怨,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勾起嘴角,一点一点的收紧手臂,将那人越抱越紧。
“嗯,我知道,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你不知道啊……”你不知道!我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流了多少眼泪,不知道我有……
“景琰?”
梅长苏错愕的起身,自从回来之后他从未见过景琰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却僵住了身形。
景琰……竟然哭了……
在他的记忆里,景琰虽然总是红着眼眶,确是从未哭过的。景琰竟然……为了我…哭了……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萧景琰一点一点的缩紧自己,抱紧自己……
“你不知道…我有多…多…多喜欢…你……”
瞳孔微缩,惊讶之意尽显言表。
景琰……
“小殊,我贪心了。本来……只希望,你…呃~你活着就好。可是……我舍不得…舍不得…别走,求你……别走……”
“小殊……爱你……”
梅长苏终于伸出了手,抹去了那人脸上的泪痕,修长苍白的手指按在那人微红的眼角,他缓缓地低下了头,吻在了,那人的眉心,轻轻地说着
“…景琰……别怕。”

【“可是我放不下景琰,这件事还是等忙完了再说吧。”
“啧啧啧!我还不知道你,你是打算忙一辈子吗?我就知道你放不下萧景琰。”
“既然蔺少阁主心里都明白,又何必催促苏某呢。”
“梅长苏,说话算话你懂吗?”
“是在下失言了。”
“你把飞流借我玩我就原谅你。”
“不可能。”
“你大爷的!”】

——END——
===================================
===================================
起这个名字只是想表示酒后吐真言,没别的意思……
【论听话听一半的后果】
哈哈哈哈,接下来就该实力宠妻啦~
然而我并不想写……
懒……
【满脸血】
【ps:不要再拿鲜花饼威胁我了!!!!!!!QWQ】

评论(7)
热度(31)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