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苏靖】凤鸣朝/番外/日常(性转/ABO/慎入)

之所以正文才撸了两章就出番外是因为我卡文了TVT

剧情真的好难撸,我能跳过这一环节吗?TVT

糖里有玻璃渣啊!慎食!TVT

最近前世今生的脑洞呼声好高,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我并不打算开坑,因为我还没看伪装者【扶额】

=========================================

=========================================


秋日寒凉,梅长苏前两日有些发热的身子今日总算是好些了。


梅长苏两日未曾陪他,飞流思念得紧,今日终于忍不住了。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了一套围棋,缠着梅长苏与他下五子棋。梅长苏被他缠的无奈,拍了拍他的脑袋应允了。


景琰从密道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飞流气鼓鼓的瞪着棋盘,梅长苏悠闲地品茗。


景琰轻笑“苏先生到是好意思欺负一个孩子。”


飞流早就发现了景琰的到来,一把抓住景琰的手,将她拉到棋盘前。“水牛,报仇。”


景琰无奈的浅笑,待看清棋局时,瞳孔微缩,震惊之意一览无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总是输啊!”林少帅纠结的挠乱了自己的一头毛。

  景琰得意的抱臂“你总是坐不住,想七想八的,自然是赢不了我的。”

  “我不管!”林少帅赌气“咱们换种玩法!”

   景琰挑眉“你想怎么玩?”

  “嘿嘿!”林殊奸笑“咱们来玩五子棋。”】


“先生……也知道五子棋么?”

看到景琰时,梅长苏便知不好!

“咳咳!此棋并非苏某所创。只是蔺少阁主为了可以让苏某在病中解闷,交给在下的。”

掩去眼中的失望,景琰眨眨眼,笑道“蔺少阁主人真好。”

“呵呵!”蔺晨你大爷的!

“啊嗛!”整理文字中的蔺晨揉了揉鼻子,喃喃道“肯定又是哪个小美人想我了!”


见两人都不理自己,飞流不满的晃了晃景琰的手“水牛,报仇!”

景琰笑着摸了摸飞流的头“你为什么觉得我可以为你报仇呢?”

梅长苏紧张地攥紧手中的茶杯,有些后悔把自己和景琰儿时的事当成故事说与飞流听了。


飞流闻言歪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不管,报仇!”

梅长苏松了一口气,却是怎么也忽视不了心中点点的失望。

景琰轻笑了两声“好!你先去我府中找庭生玩,等你回来,我便帮你报了仇了,可好?”


“嗯!”飞流点点头,高兴地跑了出去。

景琰坐于长苏对面“先生可愿与我来一场君子对弈”

梅长苏躬身行礼“求之不得。”


梅长苏怔怔的看着那人执棋沉思的样子,竟是出了神。景琰认真的样子总能吸引他的注意力,梅长苏贪婪的看着眼前人的每一寸;因思考而紧皱的眉头;认真的眼眸;紧抿的双唇和那执子的手。


景琰的手纤细修长,但因常年流连战场,并未沾染豆蔻颜色,十指更是修的圆润可爱,在那白玉棋子的衬托下更显韵味,梅长苏竟是看痴了

景琰抬头便发现对面那人竟然在发呆,不满地嘟嘴“本宫知道自己天生丽质,但还请先生专心些才好。”


【“本宫天生丽质难自弃。小殊~你可是看痴了?”】


梅长苏有些伤神,只觉得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久到梅长苏还是林殊;久到,萧景琰还只是萧景琰。


见那人还未回神,景琰不满的用棋子敲了两下棋盘。

“哒——哒——”两声,拉回了梅长苏飘远的思绪。相似的场景将让他恍如隔世,不知今夕是何年……

“先生?”

“是在下走神了。”梅长苏起身赔礼。

萧景琰挑眉,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抬手落下手中的棋子。

“先生这般一心二用,可是赢不了我的。”

白子落下,黑子便丢了一大片。


“就算苏某从未走神,想必也是赢不了殿下的。”对于这般结局,梅长苏并不意外,自小他就没赢过。

景琰浅笑,将棋子一颗颗收入棋盒之中。

“那是必然,这围棋连小殊都没……”本是流光的鹿眼儿就此黯淡了下去。

梅长苏收回了差点伸出去的手,竟是有些嫉妒从前的自己,可以那般肆无忌惮的将爱人揽入怀中。


收起心中的脆弱,景琰长出一口气。

“今日先到这里吧!本是来探望先生身体的,谁承想竟打扰了先生休息。”

“并非如此,今日与殿下对弈,苏某受益良多。”

“那便好。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告诉飞流我已帮他报了仇了,想必他是极为高兴的。我也就不打扰先生休息了。告辞!”

“恭送殿下。”

待确定了景琰已经离去,梅长苏终于忍不住了。

“咳咳咳咳!!”

“宗主!”

梅长苏抬手示意不用上前搀扶。

景琰,是我此生愧对了你,若有来世……

 

 

 

 

进了密室,背靠墙壁,景琰一点一点的滑坐下来,双腿屈膝,以手掩面。幽暗的灯火映着一滴滴清泪从脸颊滑落。

“小殊……小殊……”


——TBC——


评论(1)
热度(64)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