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懵逼尘

嗑巍澜嗑到迷幻的镇魂女鬼
糖里掺玻璃渣爱好者,不接受快递刀片查水表!
比个小心心❤

【双豹】片段练习.01

*复健中……
*ooc
*无差预警
*无差预警
*无差预警

    时间
    总有人说时间能够抹平一切伤痛,但这在艾瑞克眼里都TM是放屁。
    自从父亲去世之后,仇恨就像是一只幼兽,时间成了它的养料,它无时无刻不在愤怒,是这些支持艾瑞克爬出了炼狱一般的战场。
    后来,黑人的处境与瓦坎达的不作为加深了这股愤怒,它在艾瑞克胸腔里嘶吼,它长成了一匹野兽,它想破门而出。
    仅存的善意和对故乡的幻想被艾瑞克跟那个名字一起封存在了奥克兰的公寓里,不见阳光。
如白昼般刺眼的灯光让艾瑞克有些恍惚,他最后的记忆被瓦坎达的夕阳占满,就像父亲说的一样,那是世界上最美的景色。
    他听见自己说
    “不自由,毋宁死。”
    感觉有人靠近,艾瑞克下意识的闭紧双眼,调整呼吸。没错,他就是在逃避,他知道自己没死成,但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家伙。
    “你醒了。”
    看来是装不下去了。
    “我以为我再次醒来之后应该是在奥克兰的破旧小公寓里跟我父亲谈天说地。”
    特查拉被噎得无话可说,艾瑞克一心求死,想要解脱,是他私心将艾瑞克救了回来,他想要弥补父亲生前犯下的错误,他想要弥补艾瑞克。
    “尼贾达卡,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我说过!别那么叫我!”艾瑞克猛的从医疗床坐起,忽略身体的抗议和猛然坐起的眩晕感,对特查拉龇牙咧嘴。“得了吧,小国王。收起你伪善的嘴脸。你我都清楚,你只是不想跟你父亲一样背上弑亲的名头罢了!”
    “喂!我哥哥好心救了你,你就这么回报他!如果不是我们,你现在肯定在无边的黑暗里接受豹神的惩罚!”
    苏睿小公主终于听不下去了,她推开了挡在她身前的哥哥气哼哼的跟艾瑞克对吼。
    “那又怎样?我的小公主,你见过真正的黑暗吗?让我告诉你吧,你口中的惩罚对我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自我从战场上回来之后,自我确定我的目标以来,我就没奢望过自己能够上天堂!我有罪!我干的从来不是好事!但是我不在乎!”
    特查拉挡住了被艾瑞克怼得目瞪口呆苏睿,沉默的看着暴怒的金钱豹。
    艾瑞克努力平息自己的怒火,起伏剧烈的胸膛昭示着他不稳定情绪,他知道他不该对一个小姑娘生这么大的气。但没能得偿所愿的束缚感让他想要伸出利爪将这一切都撕碎,他急需一个发泄口,苏睿小公主很不巧的撞在了枪口上。
    “艾瑞克,我们已经决定向外界展现真正的瓦坎达,并向全球的同胞伸出援手,让他们知道瓦坎达是他们的后盾。”
    “而艾瑞克,你会成为那座桥。”
“哈?我亲爱的国王,你就不怕我再一次反叛,将钢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吗?”
    艾瑞克有一瞬间的不敢置信,随即露出了戏谑的笑容,小金牙在日光灯下闪闪发光。
    特查拉竟然觉得那有一丝可爱。
    “喂!”
    “咳!”特查拉拙掠的掩盖过自己的失神。“我当然不可能直接信任你,你也并不信任我。但是尼……艾瑞克,我相信你能看到我所看不到的地方,你愿意和我一起,将瓦坎达带入新纪元吗?”
    被如此认真的注视着,艾瑞克第一次发现,原来特查拉的睫毛很长,他的眼睛温润而深邃,那里有着满满的让人无法拒绝的真诚。
    “艾瑞克,你愿意吗?”
    艾瑞克听见了墙倒塌的声音。
    “我可不会去帮你应付那帮部族里的老顽固。”
特查拉笑了。
    “当然,那些都是我的工作。”

*我特么在写啥【哭笑不得.jpg】

评论(2)
热度(21)

© 大写的懵逼尘 | Powered by LOFTER